乐乐娱乐网
联系电话
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电 话:
  • 手 机:
  • 联 系人:
  • 邮 编:
  • 地 址:
数据安全再被疑 15元就能买到一条借款人信息
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8:05

  10月29日,记者下载安装分期乐APP,该APP弹出提示请求对手机定位。

  11月6日,记者从数据中介手中购买了100条用户数据,用户涉及借钱用、速之家等多个平台。 软件截图

  11月6日,记者从数据中介手中购买了100条用户数据,用户涉及借钱用、速之家等多个平台。 软件截图

  最近主打“小额”、“短期”、“凭信用借钱”的网络款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的社会焦点,高盈利的表象下,资本纷纷介入抢食,公众则对其发出有关“高利”的质疑。

  有关监管的呼声也不绝于耳,继11月4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发声,宣布“守住不发生系统金融风险的底线日,公安部出台意见,重点打击非法集资犯罪和涉及互联网金融、证券期货市场和金融机构的突出经济犯罪活动。三日内两部门发声指向金融风险。

  为何会引发诸多争议?高利率之下,借款人又会在平台面临哪些“陷阱”?从业者的生态究竟如何?

  从今天起,新京报经济新闻推出《》栏目,从条款、漏洞、借风险等多方面全面剖析,力争还原真实的现状及其所面临的灰地带。

  11月7日,公安部出台意见,重点打击非法集资犯罪和涉及互联网金融、证券期货市场和金融机构的突出经济犯罪活动。这是三日内,第二家发声严管金融风险的部门。

  随着10月18日趣店正式上市,有关游离于监管之外,如何监管的话题已经被热议了近二十天。同时,的市场竞争也愈演愈烈。

  在暴利的驱使下,资本巨头纷纷入局,令平台的混战进入“肉搏”。在这场战斗中,用户无疑是平台争夺的重点。

  在新京报记者的调查中,各大网平台的款数据以每条0.1元至1.5元不等的价格直接出售给需要购买数据的人们。此外,一些专门交易数据的网上平台也开始出现。

  争议出现在APP的“获取通讯录权限”,许多平台的合同条款中,都有一条内容为“授权第三方机构获取客户信息”的条款,有声音认为,这给网用户信息泄露乃至信息倒卖留下了口子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用户资料在平台与中介、平台与平台之间倒卖已不是秘密。标价则根据数据的“新旧”程度而定,价格在0.1元至1.5元/条不等。

  11月6日,新京报记者加入了一个以买卖数据为主要业务的QQ群,群里经常可以看到“求购意向高款数据”,或“寻款数据,有的来聊”的消息。记者随机联系到其中一位求购款数据的人士,其表示“曾经以一毛钱一条的价格买到了自称是‘数据库’中的信息,但这些数据很烂。”而当记者询问其购买数据的目的时,该人士表示是为了“进行推广”。

  “用户资料在平台与中介、甚至其他平台之间倒卖已经不是秘密了。”曾从事过网公司信员职位的张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为了快速开展业务,信员会找中介购买曾经在其他网平台借过款的客户名单,再联系这些客户。而对于一些已经在自家平台了,却没能成功放款的客户,平台也可以选择将其转手卖给其他平台。”

  张告诉记者,根据目标用户的不同,数据的价值也不同,并没有一个通用的价格,通常是双方议价。“对于时间比较久的借款用户价格就便宜,一毛一条的价格都算贵。而对于一些没有欠账和不良记录,借款时间还比较近的用户,他们很大概率没有被其他家款平台扰过,属于‘一手’用户数据,推广起来更容易,价格也可以卖得更高。目前平台为获得一名新用户所付出的引流成本可能高达数十元。”

  10月29日,新京报记者以购买网数据为名联系了一名款中介,其表示,可以以1.5元一条的价格向记者提供来自各大网平台当天的款数据,数据内容包括借款人的姓名、电话、身份证号、借款金额等。

  随后,新京报记者经过议价,以1元一条的价格向该人士购买了100条数据,这些数据涉及借钱用、速之家、新浪轻松借等几十家平台,并附有借款人在该平台上借款的手机号码以及姓名;该中介提供的另一条数据中甚至还标注有借款人的借款用途,如“创业款”、“学业款”等。

  但他拒绝透露这些数据的来源,只强调“各大平台的数据都有”。在张看来,这些拥有“内部一手资料”的款中介有可能来自平台或平台合作方。

  11月7日,一名资深数据贩子深红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建议你从电脑网页走,到大数据平台去找,会有人给你搞到。”

  在深红的指导下,新京报记者找到了某家“大数据交易平台”。深红称,这个平台主要是担保交易,所以可以杜绝骗子的出现,而且客户比较高端。具体作方式就是根据你自己的需求在平台上发布交易信息,此后会有“供应商”接单,这样就可以寻求到想要的数据了。

  11月7日上午,新京报记者登录了该平台,在该平台的“最新需求”一栏中,记者发现一条信息显示,有发布者希望购买借款额度在500元至5000元的客户和借款被拒的客户数据,并给出了5000至1万元的价格。

  据业内人士透露,当借款人打开一个网APP时,其个人信息和通讯录中的亲友信息就已成为“透明”状态,这使得不少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连续接到“催收电话”的扰。

  在接连收到多家平台的催收信息后,刘先生有些无奈,都是同一个借款人,但自己与其并不相熟。

  来自用钱宝的一则逾期信息显示,款人周倩(化名)借款1400元,已经逾期25天,并提示刘先生转告周倩,在下午一点必须处理欠款。

  “只是大学社团的学,算得上认识,但并不算熟。”刘先生表示,除了用钱宝,发过催款信息的平台还有飞鼠、借钱宝、拍拍等平台。

  “在我告诉他们,我本人也联系不上此人,而且不熟之后,会有一段时间没打电话或者发短信,过后换了催收人员,又会重新打。”在微上点名用钱宝之后,刘先生说,用钱宝巧合停止了扰,但其他的平台还是继续扰,“迫于无奈只能换手机号码”。

  刘先生表示,也理解对自己造成扰的各个平台,主要责任还是在借款人身上,“但扰的频率实在太高,早上七八点都有人打来。”

  “说是别人填了我做紧急联系人,隔三差五打电话给我,很烦。”在收到魔法的催债电话后,林华(化名)无法抑制内心的:“别人借钱填我号码都不通知我的?”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在消费金融领域的投诉中,“莫名收到款平台的催收信息”占了很大一部分。一位小公司业务人员介绍,用户一旦逾期,给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打电话、发短信是基础的催收手段。

  “当你打开一个网APP,你的信息甚至你通讯录中亲友的信息就已经变成透明的了。这一切都是从用户下载APP时点击同意授权开始的。”一名平台信员说。

  除了用户自发设置紧急联系人,一些平台安装成功后,也会主动获取机主通讯录、短信、定位等信息。

  10月26日,新京报记者下载消费金融APP后,APP中弹出提示,请求开启“获取设备信息”、“获取设备储存”、“获取定位信息”等权限。用钱宝APP会请求读取手机短信,魔法、分期乐则尝试获取用户的手机定位。部分APP在新京报记者选择不授权之后即终止了APP的安装和使用。

  一位消费金融公司的业务人员表示,在收集了通讯录信息之后,平台往往不会去主动核实联系人与借款者的真实关系。

  “很多时候,联系人是没有核实的,为了前期不让客户,也是为了保护客户信息,算是一种信任,后期我们则会认定这个人是和借款人有关系的。”一位消费金融公司的业务人员坦言。

  至于接到催收信息后的联系人,向平台澄清与借款人没关联的做法,在平台眼中获得认可的程度并不高,“这种说法都信的话,那就算是亲生的姐、父母,也会说不认识了。”前述消费金融公司业务人员称。

  他认为,杜绝这种催收现象的方法,要么通过前电话联系核实,要么在前通过其他途径约束后履行合约。

  争议隐藏在的服务协议条款中。许多平台的合同条款中,都有一条内容为“授权第三方机构获取客户信息”的条款,有声音认为,这给网用户信息泄露乃至信息倒卖留下了口子。

  按照常理,客户的信息资料不能提供给外界。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许多平台的合同条款中,都有一条内容为“授权第三方机构获取客户信息”的条款,有声音认为,这给网用户信息泄露留下了口子。

  如爱又米《分期服务合同》第2.4条规定,借款人同意在第三方平台借款过程中,委托并不可撤销地授权爱又米及/或第三方平台,可以在第三方平台公开借款必须的个人信息,授权爱又米及/或第三方平台,在第三方机构查询保存和使用借款者的个人征信信息。

  但对于这个“第三方平台”到底是什么,爱又米在条款中没有明确表述。10月29日,新京报记者咨询爱又米客服,得到的答复是第三方平台主要为“与平台合作的催收部门”。

  网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认为,第三方通道有很多,但对于用户授权来说,应该明确指明是哪些第三方渠道,以及具体获取哪些信息,如何使用,而不应该是一个泛泛的授权说明。

 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则认为,如果合同中笼统表述“信息可以提供给第三方或合作方、关联方”也是不合规的。必须明示这个“第三方”到底是什么机构?第三方拿到相关个人信息有什么用途?同样,也必须有如第三方拿到信息会有何风险的明示。

  目前,只有少数平台对第三方拿到信息的风险作出了说明,如支付宝在隐权政策中指出,“会与第三方签订保密协议,一经发现其违反协议约定将会采取有效措施乃至终止合作。”

  《合同法》第四十条则规定,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、加重对方责任、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,该条款无效。

  “如果用户不知道第三方或合作方是谁,APP将任何用户信息提供给第三方或合作方的表述都是无效。”方超强表示,“如果这样的表述有效,那就变成了只要APP方面认为是合作方,就可以给任何人用,我认为这严重侵害了用户的权利,不符合《合同法》规定。”

  在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看来,这一做法涉嫌违背了“相关最小化原则”和“明示原则”。

  李爱君称,在《网络安全法》和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原则中都有关于“相关最小化原则”:即借款人下载APP只是为了借款,平台需要对所有收集的数据、信息与借款有何相关进行说明,并不是平台可以最大化、地收集借款人个人信息。

  11月6日,某反欺诈技术公司副总裁张元表示,能够主动以合同文本的方式出现,属于相对合法渠道。“他们拿你的通讯录或通话记录的目的是两个,一是用来做评估,二是用来做催收。特别无担保、无抵押的是根据通讯录和通话记录来评估借款人的信用。但是现在大多数公司对通讯录的后一个目的被放在重点。某种程度上讲,这些公司的逻辑是,借款人你就是拿自己的隐来换我的额度。”

  *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
  自成立以来,恒昌在数字普惠金融的实践中积极探索创新型的精准扶贫模式,让更多贫困人口受益。..[详情]

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大部分金融科技平台都瞄准C端市场,以C端流量为基础,直接为用户提供金融产品..[详情]

Copyright 2017 乐乐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